云顶娱乐

曾经沧海难为水

十月 4th, 2019  |  影视影评

片子很感人,我看完后久久沉浸其中。其中有两部分印象最深刻。
第一是云翔去帮助winsdon的妈妈做医院治疗检查的途中,开车经过新光天地戏院,这时镜头定在一种从车座里仰视外面大楼的角度,看不见大街上的行人车辆,却听见耳边戏曲的声音突然出现,然后渐渐消失。这种感觉,好像绘出了时间的痕迹,更是一种人生一去不复返的淡淡哀伤。同时,winsdon的妈妈说她以前常来这里看戏,这是回忆。
戏如人生,戏院依旧,人却不复在…
第二点,是云翔一生深爱着winsdon,他们在健身房里的相遇,是最美好的时刻。那时候,年轻,事业有成,身体健康,家庭幸福。他们一起夜晚在海滩上裸泳,打拳,热吻。然而由于winsdon天生生活简单快乐,懂得东西不是很多,当然这是他特有的一种气质,也是云翔对他一见钟情的原因,但是这样的性格会导致个人在这个竞争激烈的社会中生存很困难。当winsdon离开云翔后,事业的挫折,加上他家庭上遭遇的不幸,更加使他的社会地位与云翔差距变大,这样,两人的生存环境不同,目标不同,差距变大,沟通就越来越困难了…最终,一个不愿放手,一个不愿接受,便全是悲剧的结尾了…

                           

      看了赵志勇老师这篇《老戏院》,勾起自己对往事的诸多回忆。

   
 在我的印象里,赵县的旧戏院好像就是图片上那个样子,高高的门楼,破破败败的样子。这里人的确很多,戏院前面就是赵县的大集,每到赶集的日子,我都会跑过来,在两边摆满衣裳布匹的空挡里钻上钻下。衣裳是不买的,那时自己还是穷孩子,没钱。赶集,吸引我的地方有两处:一是石塔学校,当时学校就坐落在集市东边,一个拱形大门,里面长长的进去,两边的房子里静悄悄的,看不见一个人,神神秘秘的,自己偷着溜进去两次,怕被人看到,就像一个小贼,贴着墙根往里乴,有一次自己正聚精会神的观望,被一声沉闷的咳嗽声惊到,吓的我像兔子一样蹦出来逃走了。但我依然向往那里,每次来集上,都会不由自主的多看几眼。

另一处吸引我的当然是戏院了,我对这里情有独钟,是因为我的姥娘。自幼家境贫困的我在姥娘家长大,在这里度过了我快乐的童年。姥娘喜欢听戏,于是就常常带我过来。我记得我看过的剧目有《铡美案》、《王花买爹》、《梁山伯与祝英台》,铡美案的结局,至今记得。在舞台右边的角落里,陈世美被反捆着,一个人从后面过来,将一盘红色的水浇到那人头上,在血淋淋的场景下,戏散场了。大家次第站起来,七嘴八舌的议论声,掩盖了戏台上谢幕的乐曲,在影影绰绰的灯光里,众人向外涌去……

     
 开始许是因为年龄小吧,我经常不在凳子上坐着,而是在中间的过道上蹲着玩。玩什么呢,先是吃,进戏院前,姥娘先给我带包瓜子,有时是牛奶糖,我在那里把爱吃的东西都打发了,还不见她和小姨起身,于是四下里张望起来:这些人们在黑乎乎的礼堂里,一动不动,只有台子上红红绿绿的,许多人出来进去的,唱个没完没了,我在仄仄的走廊上前前后后的跑,有时听到旁边的人声:这小妮儿,别跑了,好好听戏!听戏!第一次知道,戏是用来听的,不仅仅是为了看的。我渐渐安静下来,于是,悠扬婉转的京腔渐渐润泽了我的心灵。我自小喜欢听这些慢节奏的戏文,大概得益于此吧。

标签:, , , ,

Your Comments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