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顶娱乐

永久居留

十月 4th, 2019  |  影视影评

    如果说生命是一条河流,那么不管它曾经是多么的绚烂与辉煌,最终也还是要汇入大海的,而这其实也就是死亡。所以Ivan说:“人们常用海象征生命,我觉得海更像死亡。”永久居留之地,除此以外,别无他处。

 
 好吧,我承认我很纠结,中毒很深,写这点文字只是为了自我解毒而已。

    影片的一开始,幼年的Ivan问奶奶:“你为什么要死呀?”奶奶这样回答道:“奶奶不是要死,不过人人都要死。”也许每个人小时候或多或少都会问过类似的问题,而长辈们也会用类似的话回答我们,他们尽量会把死亡的可怕掩去,让幼小的心灵以为死亡就是阎罗王,就是可以见到曾经逝去的亲人。于是,对于大部分人的一生来说,死亡不是一个问题,或是一个时刻都在考虑的问题。然而二胡婆婆的去世却使幼小的Ivan似乎比别的小孩体会的更多,阎罗王以及与亲人的相见是一个未知数,但却深深体会到:“有一天,她(奶奶)也会真的会离开我,”这也就足够了。

about云海

    死亡可以消弭一切,却又可以使本来微不足道的东西变得异常伟大,值得珍惜。在死亡的面前一切都被剥夺了存在的意义和价值,而有些东西却似乎只有在死亡的恐惧中,在“有一天,她也真的会离开我”的恐惧中才能显示出其的价值。时常觉得,真正理解死亡的人能让生命变得更加厚重,只有活在死亡的恐惧中,人们才能明白什么是值得珍惜的,什么是应该放弃的。

云海的童年是和他奶奶一起在大陆度过的,他从小体弱多病而且不喜欢睡觉,时常会听见大人讲些关于死亡的话题,所以他知道奶奶给他去算过,他活不过三十岁,因为每次讲到这,奶奶都会哭,使得云海对于这一点深信不疑。不过关于云海说小时候怕黑这一点我深感怀疑,首先他不喜欢睡觉,一个不喜欢睡觉的人在夜晚当然只有黑夜相伴了,而且有一个镜头是他躺在地上看星星,如果导演仅仅只是为了楼梯那一个桥段来说明云海很聪明的话,大可不必找一个很怕黑这样的理由,谁都希望快点走到光亮点的地方,这和怕不怕黑没有关系,这样也能更好的理解长大后的云海什么都不怕。云海和父母的关系不亲密,他觉得父母所谓的培养是为了把他当保姆使唤,他勉强同意搬到香港去住是因为他觉得自己已经足够强壮来反抗父母的欺负,而且到后来他都怀疑自己是不是父母亲生的。由此可见,整个童年云海都缺少父爱,而从奶奶那里可以获得母爱,不知道这是不是他是同性恋的成因之一。

    坦率地说,第一遍看得时候似乎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甚至感动。似是而非的情节,跳跃的节奏,略带喜剧效果的桥段,和其他影片相比似乎没有特别之处。可是,当看完第二遍的时候,才有点明白了,影片到底想要表达的是什么,似乎有些东西在心底潜潜地酝酿着。于是,第三遍,第四遍,直到泪流成河。

云海念的是教会中学,这期间再一次接触了很多关于死亡和永生的东西,其中他感觉学到的最有用的东西是关于突变进化的论题。为什么他会觉得这个论题对他很有用,我大胆的的推论,他的青春期充满了对性取向的迷惘与恐惧,正是这理论才能让他在自我的挣扎中恢复原有的自尊,他才能安然接受自己是同性恋的事实,也让他变得有些自恋,他以后取得事业上巨大成功后似乎完成了对这一理论的自我证明,搬进新家后,他自己也说自己很自恋,从此他对这理论深信不疑,大大方方的讲个属于大多数“平凡人”的林风听。

    电影没有《春光乍泄》中的萎靡,没有《蓝宇》中的悲情,没有《断背山》中的压抑。两个年轻人从相遇到相知,gay的告白,straight的闪躲,似乎没有什么特别之处。然而就像河流在入海口表现出的那种平静一样,其实在灵魂深处表现出的却是生命的最强音。

云海还喜欢在自己家里裸体做所有的事情,但是我不同意这他自称暴露狂,首先,医学上没有暴露狂这一称谓,只有露阴癖,他完全不靠谱,我觉得大部分gay都喜欢暴露,gay喜欢欣赏自己的裸体,他们可以通过努力来变成自己喜欢的男性身材,但异性恋者就没那么幸运了,他再怎么锻炼也不可能变成女人的身材,这也解释了为什么gay都比较自恋。喜欢裸体也说明云海喜欢自由和无拘无束,以及他的潇洒和脱俗。

    尤其是在日本的那段,山雾蒙蒙,细雨婆娑,青山绿水,盛开的樱花,幸福的笑容洋溢在两个人的脸上,,仿佛全世界只剩他们两个,再没有任何世俗的羁绊可以隔开两颗彼此深爱着的心。Ivan对Windson的爱慕,Windson对Ivan的怜惜,无须太多语言,一切都在背景那悠扬的音乐中娓娓道来。一切都是那样的清新,自然,纯净的似乎再也容不下任何的侵扰。

爱情碎片

    然而,世间事,好梦易醒,留不住转眼成烟云。随着一声急促的铃声,一切的幸福和喜悦戛然而止,而这也成为整部影片的一个转折点。奶奶的去世,Windson的负气离开,让此时的Ivan万念俱灰。坐在天台的边缘,口中念到:“千古艰难唯一死。”就在纵身一跃之际,接到了乔斯打来的电话。

一、关于相遇

    真正开始让我感动的地方是六年之后Ivan和Windson的重逢。看到这里恍然大悟,发现之前所发生的一切其实都只是为了这次重逢。如果说之前的一切都是如梦如泡影,而在这次重逢之后,Windson的死却让一切变得真实,无可怀疑,永久居留的另一个意义或许就在这里吧。一身白色的短衣短裤,让Ivan看起来是如此的轻盈。但又在想,这六年他又是如何过来的。Ivan看着漫长的海岸线,说到:“路看起来不短,其实很快走完”

谁实话,林风的出场把我雷到了,我还以为情节是云海去洗桑拿的时候被一个比他还要自恋的同志骚扰,哪有人看着别人练跆拳道的,而且还是光着身子,难怪云海以为林风是在暗示自己。关于相遇这一桥段中我想特别指出一点,从林风不坐云海的车可见,林风并不是一个随便的人,或者说他的自尊心很强,是那种不愿随便欠别人哪怕一分一毫的人。

    六年后重逢在遥远的澳洲,他们终于结婚了,Windson终于完成了他对Ivan的一个诺言。Windson的妈妈在去世之前,让他请Ivan吃饭,而他却一直没有实现。然而现在,虽然只有一位见证人,但没有什么比此时的他们更幸福了。Ivan哽咽地说:“相信我,你是我一生最爱的男人。你不信,我死也不瞑目。”Windson紧紧地把他抱在怀里,深情地亲吻着他的额头。

 

    那天晚上在Ivan睡着后,林风走了。“你是弯,我是直,没办法,”于是他便直直的开向了大海,那个永久居留之地,随着一片浪花永远的消失在了海岸线的尽头。临走之前,他把当年Ivan给他的照片,悄悄地放在了Ivan的手里,于是这段情便成为再也挥之不去的思念。Windson曾说:“海葬最适合我了,再加上我的朋友都会游泳,看我也容易点。”一语成偈,也算是合了他的心愿。既然活着不能像Ivan那么自由与洒脱,只能以这样的方式来实现自己的自由。看到这里,自己已是泪流满面,心里的感觉难以言表。这样的爱情令人心痛,这样的结局让人唏嘘。

二、关于洗澡

    Windson是爱着Ivan的,他深知只有以这种方式才能“永久居留”在Ivan的身边。现实的一切相聚都是虚幻,只有这样才是唯一的真实。因此,他放弃了虚幻,选择了真实。到这里终于明白,“你北上三千公里,我南下七千有多”原来就是为了能和自己所爱的人永远在一起,不论以怎样的方式。林风是爱着云海的,要说他不爱他,我怎么也不会相信。什么是爱,什么不是爱,如果他们之间都不算爱情,哪什么才是爱情?或许,爱情不是天天在一起,只是为了要让所爱之人相信,我是爱你的,否则,死不瞑目。

云海喜欢看林风洗澡,那是种带有情欲色彩的欣赏,也很喜欢林风的那句:看什么?都是男人嘛,我有的你都有啦。很真实,直男就是这么难以理解gay为什么会喜欢同性,他不明白云海为什么那么迷恋身体的亲密接触,但是他容忍了云海这种对直男来说比较恶心的行为。之后关于买房子的一段对话也再一次说明林风的自尊

    爱情不是一件完成品,Windson的悲剧在于他始终把自己禁锢在“爱情”的既有模式中,即使所有的爱都已指向Ivan,却还是要拿一个异性来完成自己的“爱情。”从再次见面时,Windson的那一头长发大概可以猜想他婚后的生活并不幸福。试想,与一个自己并不爱的人夜夜同床共枕,又如何能幸福。即使最后他还是口口声声地说:“我们所走的路时不同的”来为自己辩护,但从其对Ivan的那句“Let’s
get
married”的反应来看,他心中早已默认Ivan是自己真正的“妻子,”之前在海滩上,在Ivan一再的追问之下,他只喊出了一个字——你。

 

    不论怎样,Ivan是幸福的,这一生有这样一个爱着他的人,无怨无悔。Windson是幸福的,在带着Ivan的爱离开之时,也把所有爱都留给了Ivan,再无遗憾。这个世间的男男女女,不知有多少人向往这样的爱情,可又有多少人能得到这样的爱情呢。叫人无奈的不是爱人的离去,因为那是永久居留之地,或早或晚,谁都会去。真正无奈的是在生命的尽头,在通向永久居留之地的路口,举目望去,竟找不到一个曾经爱过的身影。

三、关于第一次过夜

    影片的结尾,终于把片头未尽的故事讲完,知道了他们到底说了些什么。

那晚他俩肯定谁都没有睡好,林风也许是在发现云海在打手枪后,才明白,同志哥们和直男哥们是有区别的吧,那以前,他一直以为他能和云海做正常的哥们。他不敢吱声轻轻的把头枕到手臂上,那时他的心情应该很复杂吧,其实他真的在乎云海这个他自以为的哥们,因为换成一般人,一定会觉得云海恶心,早起床骂骂咧咧走了,他再一次忍受了内心的恶心感。

    在香港的一次放映会上,一位女孩本来是冲着片中的情色去的,结果却在放映之后的互动环节中,失声痛哭,哽咽到说不出话来。也许有些事情只有经历过才会明白那是怎样的一种感觉,伤心人唱的歌只有伤心人才能听懂吧。

 

    (有人说Windson的死是意外,其实于我来讲,是不是意外都没有关系。关键是Windson永久居留在了Ivan的身边和心中,这也就足够了)

四、关于初吻

云海趁谈话愉悦的氛围,继浮台握手、欣赏洗澡、搂腰而卧,进行再一次的试探与进攻。都已经脱了裤子,搂了脖子在亲亲了,居然被一个路人打断了,但是看林风的反应还是只能算是迁就,或者是他也在尝试,尝试能不能做到和男人做情欲方面的事情,但显然,他发现自己做不到,而后这些行为就变成迁就了。数次不能得手之后,任是谁也会对得不到的东西越来越喜欢,越来越在意,何况是一个能迁就自己的直男。但是人的欲望总是需要满足才能得到宣泄,尤其是男人的性欲,天生注定需要最后的一步,抱在一起洗澡那也是没有用的。这种欲求不满也让云海觉得爱的越来越辛苦。而林风呢,也越来越清楚弯和直的区别,他开始别的心事重重,因为他意识到自己的迁就并不能满足云海,而且他能感觉到云海越来越喜欢自己,那段时间,他经常上大陆去找女朋友,似乎是想向云海表明这一点,我不是因为变成了gay所以不交往女朋友了,我和她关系还很好,我是喜欢异性的。

 

五、关于温泉

好吧,我承认我最喜欢这一个桥段,尤其是云翔眼巴巴的望着林风说:“趁人不多,不如试试。”然后抿了一下嘴(OMG,导演,林风做不到,我可以啊,泪奔ing)

 

六、关于三十岁生日

云海终究还是没在三十岁死,因为佐斯的一个电话救了他。这是一个关于失去与获得的生日,云海还没能享受获得生命延续的喜悦,反而陷入了失去林风,失去奶奶的悲痛之中。悲伤有时真的能让人失去理智,那晚的对话,是林风压抑排斥的迁就和云海压抑欲望的内敛爆发的一场战争,结果两败俱伤,云海自杀未遂,然后去了泰国放纵自己,而林风则去了大陆躲避云海以及准备他所谓的婚事。

“我们不一样,我做不到你想做的事情,但是,我一样敬重你这个朋友。”,“你知道我对你怎样,除了那回事,我为你死都可以。”从这几句台词我们可以看出林风的真实感受,他始终觉得自己作为一个男人和云海发生关系那是一种对云海的侮辱,他做不出这种事情。其实只要是男人,不管是直是弯,如果仅仅只是为了泄欲,和男人做和女人做又有什么不可以呢。如果林风想玩云海,他完全可以和他做他想做的事,但他做不出来,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委屈自己最大限度地迁就云海。这就是林风对云海的爱啊,只是没有情欲,算不上是爱情。

标签:

Your Comments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