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顶娱乐

网文资讯:网络自出版平台让他实现作家梦

十月 4th, 2019  |  影视影评

以下是维基百科英文版上读到的关于这本原著的部分内容。可惜想象中的,被编织在叙事中的姑娘脱离不了等待的窠臼。

摘要:
网络自出版平台的出现,使得图书生产、分销成本下降到了可以忽略不记的程度。几乎一夜之间,任何人都可以进入这个领域,出版行业因此受到极大震动。

12岁时,休·豪伊想当作家。35岁时,他称自己“废柴”,因为写作收入始终微薄,养家主要靠老婆。今年,休·豪伊38岁。他还是在写作,只是身份从炮灰型写手变成了金子塔尖那一小撮成功作家的典型,收入数百万美元,粉丝无数,作品影视改编权被好莱坞重金购买。引发如此逆转的,不是上帝之手,而是他在2011年7月30日做的一件小事:绕开所有出版社,在网络上,自己写作,自己“出版”。这种方式,被称作“自出版”。这是全球出版业正在风靡的趋势:作者在没有传统出版商介入的情况下,利用电子图书平台自主出版书籍或多媒体产品,也称为“原生电子书”。“靠自己也能赚到七位数”回到2011年7月30日那一天,休·豪伊把自己的短篇小说《Wool》(中文版译作《羊毛战记》)上传到了亚马逊自出版平台,全文12000字,他花三个星期写完,售价0.99美元。故事背景设定在未来最后的人类避居地“地堡”。开头是警长霍斯顿决定“出去”——在地堡中,想出去的人通常会被执行死刑,霍斯顿的妻子就因此丧生。但他仍要冒险的原因是,通过搜集妻子生前看过的文件,他发现地堡的运转建立在谎言之上。外面的世界究竟如何?想知道真相的霍斯顿最终在毒气中倒下。小说到此,戛然而止。在休·豪伊之前,已经有人通过自出版一飞冲天。2010年1月亚马逊推出数字自出版平台,3个月后时年26岁的女孩阿曼达·霍金就用这个新平台自己出版了小说,到2011年时她的书日销量已过万本,阿曼达也成了超级吸金作家。但豪伊自己一开始预期并不高。2011年10月31日凌晨,当《羊毛战记》电子书卖过千本,他已经激动得睡不着觉了。越来越多读者蜂拥而至,评论、留言、发邮件,问何时能看到下文。豪伊为此加足马力,又用3个月时间写出4本续集,安排新主人公出场,带着读者逐步触及地堡世界的黑暗秘密。2012年1月,他把《羊毛战记》系列的五本书做成合集发在亚马逊网站,售价4.99美元。此时该书已经从短篇变成了15万字的长篇小说。3月,超人气博客网站BoingBoing发表了《羊毛战记》书评,促使这套书跃升至亚马逊科幻类电子书畅销榜榜首。8月,它打入亚马逊书籍总榜前10名,合集中的第三本《灰尘》还登上《纽约时报》畅销书榜单,排名第7。那段时间里,《纽约时报》电子书畅销榜单上已经出现了7本自出版小说。自出版作品甚至多次占据榜首,比如E.L.詹姆斯的《五十度灰》系列。“自出版电子书的作者登上《纽约时报》畅销作家的名单给这个行业带来巨大的冲击,我们意识到一个全新的时代已经来临。”自出版服务平台Smashwords创始人马克·柯克说。此时,休·豪伊收入已过百万美元。他从书店辞职,开始全职写作生涯。没有了养家压力的妻子也换了工作。两人还买了套新房子。曾将他拒之门外的各大出版社纷纷回头联系他,想买《羊毛战记》系列的版权。“我只卖纸质书版权,电子书版权我要自己留着。”豪伊放出话来。即便有出版社报出百万价码,他也毫不退步,“我靠自己也能赚到七位数,所以拒绝他们并不是特别难”。最终豪伊选择和西蒙与舒斯特出版公司签约,后者掏几十万美元单买了他的纸质书版权——这在业内非常罕见。“我还是自出版作家,出版社只是帮我印刷、分销纸书而已。”作家直接和读者对话为什么继续坚持自出版?豪伊可以举出很多理由。比如,自出版给了他在创作、出版以及后续营销上的自主权,不用受制于出版社。比如,自出版平台给作者的利益分成比出版商开出的优厚得多——通常前者付给作者的版税是书价的70%,而后者版税只有书价的15%至20%。豪伊心目中,自出版带来的最美妙的事则是,作家和读者可以直接互动。不需要等待出版社的反馈,读者们会主动告诉作家:他们期待他写什么。休·豪伊每天都上facebook、twitter和读者交流,还在博客上更新写作进度,登出读者来信,回答粉丝提问。他有时还会组织读者线下见面会。“我原来以为作家的生活会是孤寂幽静的,现在才发现大错特错。”“读者如此喜欢我的书,以至于他们会主动帮我完善它。”豪伊已经拥有了一批主动帮他设计封面、校对文字的死忠粉。他收到过一封读者来信,写信者给《羊毛战记》挑出了161处错误,还列了详细的修改建议。然后豪伊立马更新了《羊毛战记》的版本——自出版的书可以随时修改,这比传统出版的更正体系及时多了。同样因自出版成名的阿曼达·霍金曾抱怨,写博客、发twitter、回复读者邮件这些事,占用了不少她写作的时间。但在各大社交网络和自出版平台上,你还是可以看到霍金活跃的身影。因为她很清楚,作为自出版作家,“你需要让读者了解你这个人以及你写的书,而不是仅仅告诉他们去买你的书”。出版行业大洗牌网络自出版平台的出现,使得图书生产、分销成本下降到了可以忽略不记的程度。几乎一夜之间,任何人都可以进入这个领域,出版行业因此受到极大震动。翻看亚马逊2012年最畅销图书榜单,线上自出版的作品就占了1/4。其中,有4位作者在亚马逊自出版的书销量超过100万本。从出版业全行业来看,自出版占的比重也在飞快增长。据出版调研与咨询公司Bowker的报告,2012年,美国自出版的书籍共有39万1千种,比2011年上涨了近六成,比2007年的数字翻了4倍多。在英国,2012年自出版电子书的销售额也占到电子书整体销售额的12%。其中在犯罪、科幻,言情、幽默这几种类型书中,自出版作品占到了电子书市场的1/5。不少人认为少了出版社的把关会导致烂书泛滥。实际上,出版社的筛选,同样也导致了很多优秀作品无法和读者见面。阿曼达·霍金在自出版之前曾把17部小说投给诸多出版社,但没有任何一家想出版其中任何一本。她收到的拒绝信装了两大鞋盒。如果不是自出版,今天她很可能依然是个默默无闻的护工。被评为亚马逊2009年度读者最喜爱图书的《帮助》,在出版之前曾被退稿近60次。其作者凯瑟琳·斯多克特感慨:“如果我在第20次,或是第40次的时候放弃了呢?”“究竟有多少作者在第40次被拒后放弃写作?究竟有多少伟大手稿尘封在某处抽屉里?”亚马逊CEO杰夫·贝佐斯问。正是这些问题促使他建立自出版平台。“很多时候,出版商并不总知道人们想要什么,而在他们是唯一的发行途径时,这极大限制了消费者的选择。”说这话的乔伊·康拉斯曾写过9本小说,但没有出版社愿意出版。他把小说上传到自出版平台后,平均每天都会收到4000美元卖书钱。康拉斯还指出,线上自出版给作家带来了超长的销售时间。相比通常在书店卖上几周或几个月后就会下架的纸质书,电子书几乎永远在售,这意味着作家们有足够长的时间等待读者发现自己。当然也不可能每一本自出版读物都好卖。对于希望通过自出版赚钱的人,写言情小说会是个好选择。因为有数据显示,在自出版界,言情作家的平均收入是其他作家平均收入的2.7倍。打入2012年亚马逊电子书排行榜前100名的自出版作品中,言情小说占绝大多数。如果你写纯文学小说,收入很可能欠佳,不过至少它们避免了永无天日的命运。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三年前,阿曼达·霍金往亚马逊自出版平台上传第一本电子书时,自出版市场还处于萌芽状态。那时她需要全程DIY:制作封面、校对错字、修改版面格式……随着近年来自出版的快速发展,如今为自出版作家提供辅助服务的市场已经出现。现在如果你想自己出一本电子书,唯一必须做的就是在word文档里把书写完。剩下的一切,从编辑、校对,到封面设计、转化格式,再到市场营销,你都可以交给别人,当然,你得付钱。以自出版平台LULU为例,它的网站上有一个自出版市场的页面,点击进去之后,你会看到不同的服务包:付99美元,网站会帮你把文档转化成电子书;付139美元,LULU就会额外帮你分析书的卖点,提供营销建议。不少文字编辑、设计师、书评人也纷纷以“个体户”的形式进入了自出版服务行业。豪伊就曾在博客上给有意自出版的人推荐过一位自由设计师。自出版成功秘籍在自出版这件事上,豪伊如果有什么可后悔之处,那就是起步太晚。有个粉丝翻出了2009年豪伊写的博客文章,在那篇旧文里,豪伊已经谈及自出版的可行之道。比如:作家可以考虑把长篇小说分成系列短篇来写,最初以0.99美元——半杯咖啡或两块口香糖的价格——吸引读者购买;前一本书的情节应为后一本书里的故事埋下伏笔,勾住读者兴趣;与读者保持密切联系,建立自己的粉丝群;然后与传统出版社合作……对照他后来的成功之路,你会发现,他完全践行了此文中的招数。在阿曼达·霍金身上,也可以看到这些方法的影子。粉丝们赞叹豪伊“神一样的预言能力”。豪伊自己则后悔2009年时没有将想法付诸实施。他时常在博客里鼓动读者:立即开始。前段时间,豪伊收到一封读者来信。写信人叫马特·卡迪什,他从2009年开始写科幻小说,花了四年时间完成,正要寻找出版社时,看到了《纽约时报》对豪伊故事的报道。受到启发的卡迪什也在今年7月初把书上传到了自出版平台。仅仅一个月,在没有任何宣传的情况下,他的书卖了1000本。在信的末尾,自出版新人马特对豪伊说:“希望未来某天,我能和你一样成功。”

Niffenegger是一个执教于芝加哥哥伦比亚学院书籍和纸艺中心的艺术家。在那里,她劳神费心地制作各种手绘书籍。她之前制作的一版十本的一些书籍只在画廊出售。然而,她把《时间旅行者的妻子》确定为一本小说的形式,她说:“我是在一个大大的铺着褐色纸张的桌子上得到这个题目的灵感的,我把各种想法写在这张纸上,然后我写下这个题目,过了一会儿,我开始思考这个题目。我想不出有什么办法把它变成一本画册,因为图像仍然不能很好地诠释时间,所以我决定写一本小说。”她的兴趣被这个题目给激起,因为“它立即定义了两个人以及他们之间的关系”。Niffenegger说这个题目的源头来自J.B.
Priestley1964年的小说《人与时间》(Man and
Time)里的题铭:“时钟上的时间是我们的银行经理,征税人,警局探员;而内在的时间是我们的妻子”。从这个意象勾画她的中心主题,“Henry不仅仅娶了Clare,他也和时间缔结了姻缘”,她说。其他被Niffenegger引用同时对此书有影响的作者包括:Richard
Powers, David Foster Wallace, Henry James, 以及Dorothy Sayers。

标签:, , ,

Your Comments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